历代书法

当前位置: 首页» 历代书法

孙过庭《书谱》今读(一)

发布人:发布时间:2016-01-14

孙过庭《书谱》今读(一)

施百忍

 

内容提要:孙过庭深受儒家中和(中庸)思想的影响,以此入思书法。他肯定张芝、钟繇、二王父子的名家书法系统,但更推崇王羲之。在力学的基础上,明心在自然与情性之间。这是以笔法为基础,以情性为目的修身。他坚持认为,书法虽不如礼乐有教化的功能,但书法与文章、音乐一样可以抒发情性。在存骨气,加遒润的精神贯注中,或者说,在“凛之以风神,温之以妍润,鼓之以枯劲,和之以闲雅”的践形时,因其通会而人书俱老,这是学至转换气质。其中,经历了“平正—险绝—平正”等三个阶段。简言之,在《书谱》的论述中,书法被作为修身的载体而非名利场上的敲门砖。如此,诸君可见扎根在儒家文化系统中的中国书法,虽然与每个人的性格有关,但更为根本的则在于心性修为,乃至尽心立命。这既是孟子对孔子里仁为美的发挥,也是心学的源头。进一步说,孙过庭汲取了儒家文化的源头活水,使我们亲切地感受到心手双畅中的中国书法的美丽精神。

 

文章结构:

一  推张迈钟的王羲之

二  明心在自然与情性之间的孙过庭

1、翰不虚动

2、兼善通规

3、五合五乖

三  “存而不论”与“论而不取”的视角

四  目击道存的书法传承

1、下学上达的技艺

2、目击道存的书情

3、精熟不忘地修学

五  人书俱老的妙境

1、通会之际的践形

2、平心易气地书写

六  书法风格的形成与现实困境的突围

1、书法风格的形成

2、书法的现实困境及突围

3、写作《书谱》的缘由

 

 

一  推张迈钟的王羲之

 

夫自古之善书者,汉、魏有钟、张之绝,晋末称二王之妙。王羲之云:“顷寻诸名书,钟、张信为绝伦,其余不足观。”可谓钟、张云没,而羲、献继之。又云:“吾书比之钟、张:钟当抗行(xíng),或谓过之;张草犹当雁行(háng)。然张精熟,池水尽墨,假令寡人耽(dān)之若此,未必谢之。”此乃推张迈钟之意也。考其专擅,虽未果于前规,摭以兼通,故无惭于即事。

评者云:“彼之四贤,古今特绝;而今不逮(dài)古,古质而今妍。”夫质以代兴,妍因俗易。虽书契之作,适以记言;而淳醨一迁,质文三变,驰骛沿革,物理常然。贵能古不乖时,今不同弊,所谓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”何必易雕宮于穴处,反玉辂(lù)于椎轮者乎!

又云:“子敬之不及逸少,犹逸少之不及钟、张。”意者以为评得其纲纪,而未详其始卒也。且元常专工于隶书,伯英尤精于草体;彼之二美,而逸少兼之。拟草则余真,比真则长草,虽专工小劣,而博涉多优,揔其终始,匪无乖互。

谢安素善尺牍,而轻子敬之书。子敬尝作佳书与之,谓必存录,安辄题后答之,甚以为恨。

安尝问敬:“卿书何如右军?”

答云:“故当胜。”

安云:“物论殊不尔。”

子敬又答:“时人那得知!”

敬虽权以此辞折安所鉴,自称胜父,不亦过乎!且立身扬名,事资尊显,胜母之里,曾参不入。以子敬之豪翰,绍右军之笔札,虽复粗传楷则,实恐未克箕裘。况乃假托神仙,耻崇家范,以斯成学,孰愈面墙!后羲之往都,临行题壁。子敬密拭除之,辄书易其处,私为不恶。羲之还见,乃叹曰:“吾去时真大醉也。”敬乃内惭。是知逸少之比钟、张,则专博斯别;子敬之不及逸少,无或疑焉。

 

夫自古之善书者,汉、魏有钟、张之绝,晋末称二王之妙。

【译】自古善写书法的人,汉、魏有钟繇、张芝的冠绝一时,东晋当推王羲之、王献之父子的高妙拔萃。

【注】

钟:钟繇(yáo),公元151—230年。三国魏颖川人,字元常,汉末举孝廉,官至侍中、尚书仆射,入魏,进太傅,人称“钟太傅”。与胡昭(zhāo)具学于刘德升,世传“胡肥钟瘦”。传世法帖有《宣示表》、《荐季直表》、《贺捷表》等。《书品》云:“钟书天然第一,工夫次之。”

张:张芝。张芝,公元?—约192年。东汉敦煌酒泉人,字伯英,号张有道,善草书。相传其学书临池,池水尽墨,家之衣帛,必先书而后练之。其章草师于杜度、崔瑗,又创为今草,世尊“草圣”。传世法帖有《冠军帖》、《终年帖》等。《书品》云:“张工夫第一,天然次之。”

二王:指王羲之、王献之。王羲之,公元303—361年。晋琅玡临沂(今山东临沂)人,居会稽山阴(今浙江绍兴)。字逸少。官至右军将军、会稽内史,习称“王右军”。少学卫夫人书,后见前辈诸名家书法,如李斯、曹喜、钟繇、梁鹄、蔡邕、张昶等,自此博采众长,自成一家,世称“书圣”。王献之,公元344—386年。字子敬,羲之第七子,幼学父书,次习于张,后改变制度,别创其法。骨势不及父,而媚趣过之。

【评】此句总括名家书法的优良传统。张芝、钟繇、王羲之、王献之是自东汉以来的名家书法代表。接着引王羲之的话来论述。

 

王羲之云:“顷寻诸名书,钟、张信为绝伦,其余不足观。”

【译】王羲之说:“近来搜集各种名家书法,钟繇、张芝确实无与伦比,其余就不值一看了。”

【注】

顷(qǐng):短时间,即近期。

绝伦:无与伦比。